四平歷史悠久,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遠在殷、周時代就有先人在這里生存繁衍,距市區50公里的二龍湖畔燕國古城遺址,是漢民族最早開發東北的見證。歷史上的夫余、高句麗、契丹、女真、蒙古、滿族、朝鮮族都在這里生活過,留下了諸如遼代韓州、明代葉赫部落等文化古跡,加之鐘靈毓秀的山川地貌,更為這塊黑土地增添了迷人的色彩。四平物華天寶,地靈人杰。距市區30公里的葉赫滿族鎮,是清代孝慈高皇后的出生地;慈禧、隆裕兩皇后的祖籍地。


  四平屬少數民族散雜居地區。全市總人口338.55萬,少數民族人口28.53萬,占總人口8.43%。共有滿族、蒙古族、回族、朝鮮族、錫伯族等33個民族。其中,滿族24.59萬人,蒙古族1.58萬人,回族1.30萬人,朝鮮族0.91萬人,錫伯族0.05萬人。人口最少的5個民族分別為:維吾爾族4人、哈尼族4人、哈薩克族4人、傣族4人、赫哲族3人。
  轄有1個民族自治縣即伊通滿族自治縣, 4個民族鄉鎮即四平鐵東區葉赫滿族鎮、公主嶺市二十家子滿族鎮、公主嶺市龍山滿族鄉、雙遼市那木斯蒙古族鄉和23個少數民族村(屯)。
  


  滿族是我國少數民族人口較多的民族,由于歷史原因,滿族散居全國各地,以居住在遼寧省的為最多,其他散居在吉林、黑龍江、河北、內蒙古、新疆、甘肅、山東等省區和北京、天津、成都、西安、廣州、銀川等大、中城市。滿族史稱“諸申”,直系先民為明代“女真”(中國東北古代民族)。往上可溯至隋唐時代的靺鞨,北朝的勿吉,漢代的挹婁,周代的肅慎(以上均是中國東北古代民族)?!芭妗敝瞥魷鐘諤頗┪宕?。12世紀,女真人起兵反抗遼朝奴役,建金國政權,不久滅遼和北宋,與南宋對峙。金代,大量女真人進入中原地區,絕大多數人融于漢民族之中,而留住在今黑龍江依蘭一帶的五個軍民萬戶府的女真人和分布在松花江兩岸、黑龍江中下游及烏蘇里江流域等地的女真各部則逐漸演化,于16世紀末17世紀初,以建州、海西兩部女真人為主體,將分散于東北地區的女真人統一為共同體,1635年正式改“諸申”(女真)為滿洲,1911年辛亥革命后,簡稱滿族。
  滿族有本民族的語言文字。滿語屬阿爾泰語系滿--通古斯語族滿語支,分北部和南部兩個方言,滿文是16世紀末在蒙古文的基礎上創制的。滿族自古就好歌舞,舞蹈動作多由狩獵、戰斗等活動演化而來。在宮廷樂舞中,常備有滿、蒙古、漢、朝鮮等民族的舞蹈。滿族的傳統體育項目有跳馬、跳駱駝及滑冰等。跳馬是在馬飛跑時,橫躍到馬的身上,跳駱駝則要求從后面躍上駝背;滑冰也是滿族喜愛的運動。滿族入關后,每年陰歷十月都要在北京北海冰面上檢閱八旗子弟滑冰技術,除了表演速度外,還有花樣滑冰、冰上足球比賽、冰上雜技表演和滑冰射箭等項目。滿族孝敬長輩,重視禮節。路上遇見長輩,要側身微躬,垂手致敬,等長輩走過再行,滿族以西忌打狗、殺狗和忌食狗肉;不戴狗皮帽、不鋪狗皮褥;忌諱戴狗皮帽或狗皮套袖的客人。
  滿族曾信仰多神教的薩滿教。早期分宮廷薩滿和民間薩滿兩種,現已消失。
  


  清代的滿族由于社會組織、風俗習慣等方面的原因,一般都是在八旗內部通婚。議婚的雙方家長對另一方的年齡、人品、家境互相同意后,男方要派至親女眷到女方家相看姑娘,對其才貌完全滿意當即贈送金銀首飾以為定禮,稱作“插戴”或“放小定”。過一段時間后,男方之父再親至女家,將備辦嫁妝所需的錢及布匹等送至,女方之父親自設宴款待,雙方商定結婚日期及有關事宜,這一儀節稱作“換盅”(因席間兩親翁要相互敬酒)、“過禮”或“放大定”,此時兩家已確定親屬關系,只待至時嫁娶。在即將娶親之前,男家還要派人給女家送去肥豬一口,稱作“摘索豬”。女家殺此豬宴請本家族親友,通報姑娘即將出嫁之事,同時祭告祖先,并把自家子孫繩(俗稱索繩)上代表將嫁之女的索線摘下,寓示其不久即要出嫁夫家。
  正式的婚禮早期分三天舉行。第一天女家送嫁妝至男家布置好的洞房內,隨去的女眷將被褥簾幔等布置整齊即回,俗稱“送行李”。男家則把娶親的喜轎擺放院內,請來鼓樂班子吹打演奏,俗稱“亮轎”。此日新娘和送親隊伍也離家上路,至距男方家較近的途中親友家住下,稱作“打下處”。第二天拂曉,由新郎率領的迎親隊伍和送親隊伍從各自住所出發,至中途相遇時,迎送親車(轎)并排???,新娘由其兄長從送親車(轎)抱到迎親車(轎 )上,俗稱“抱轎”或“插車”。隊伍行至男家院門外時,里面故意把門關上,不讓車(轎)進入,鼓樂手在轎前吹奏,新娘則坐在轎內,俗稱“憋性”或“勸性”,意為去掉新娘的任性脾氣。片刻門開,新郎象征性地向喜轎射三箭,意為去掉新娘帶來的邪祟,然后新娘下轎,由女眷或伴娘攙扶,跨過安放在門口的馬鞍或火盆入院(馬鞍、火盆也有安設在院內屋門口的,取“平安過門”,“紅紅火火”之意)。新娘順院內鋪的紅氈走到事先擺好的供桌前,與新郎一同向北跪拜,俗稱“拜北斗”。然后由男方家族薩滿用滿語念“阿察布密歌”(滿語“合巹”之意)。也稱“哈力巴經”,為新人祝福。隨后新娘懷抱“寶瓶”(內裝五谷、金銀)走至洞房門前,新郎用秤標挑下紅蓋頭扔到房頂上,取“稱心如意,步步登高”之意,新郎入洞房至炕上的喜帳內端坐(也有在院內另搭帳篷的),俗稱“坐帳”或“坐?!?,以時間長為吉利。一般至下午新娘結束“坐帳”與新郎同吃“子孫餑餑”(一種內包小餃子的餃子),并故意不煮熟,取多“生”貴子之意。至晚新人與男家父母兄弟姐妹同吃“團圓飯”然后洞房就寢。
  第三天晨起,新娘在婆家人帶領下至灶房向灶王神位行禮,再向居室內西墻所供祖先神位行禮。隨后逐一引見男家親屬,新娘要向長輩和平輩年長者長行禮,并為其裝煙敬上,受禮者要回贈一些首飾錢物,稱作給“裝煙錢”。平輩年幼及晚輩者則給新娘行禮。這種儀式統稱為“分大小”或“認親”。當日還要有“開箱”(或稱亮箱)儀式,即新娘把隨嫁妝帶來的繡花荷包、鞋襪等分贈給婆家人及親友,一是作見面禮,二是展示自己的女紅手藝。
  婚后第三天,新娘新郎同回女家,稱“回門”,當日便歸?;楹笤家桓鱸倫笥?,丈夫要送妻子回娘家住十幾天或二十幾天,俗稱“住對月”。上述這些習俗現在多以簡化,但一些受時代環境影響不大的主要儀節,至今仍保留在滿族民間。